? 首席工程師_廣州天旭
<center id="uiwgs"><wbr id="uiwgs"></wbr></center>
<code id="uiwgs"><xmp id="uiwgs">
<code id="uiwgs"><div id="uiwgs"></div></code><optgroup id="uiwgs"><small id="uiwgs"></small></optgroup>
服務熱線:
133 1875 2489

ISO22000認證企業

  • 關于天旭

  • 人物百科

  • 人才招聘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天旭生物 > 人物百科 > 首席工程師粟成云

    姓名:首席工程師粟成云
    生日:1974年1月
    職位:總經理、首席工程師

    目錄

    一、人物成就 三、社會活動
    早年時期 社交活動
    創業史 興趣愛好
    精神理念 四、個人生活
    短期計劃 五、人物成就
    二、精湛的技術 六、人物評價
       
    中文名:粟成云 籍貫:中國
    畢業院校:邵陽學院 名族:漢
    主要成就:創辦添香齋、金陽、天旭 性別:男
    出生年月:1974年1月  
    出生地:湖南省邵陽市洞口縣


    人物經歷

    早年時期

    1997年畢業于湖南省邵陽學院(原名邵陽高等??茖W校),攻讀化工工藝專業;隨即被分配到湖南省邵陽市洞口縣的一家國營企業--洞口氮肥廠,其時正逢中國的國有企業體制改革浪潮,工廠瀕臨倒閉,工人面臨下崗。

    面對統一分配的工作,粟成云先生毅然選擇了放棄,簡單而純粹的想要養活自己。1997年6月,粟成云先生與同窗好友阿吉一同前往浙江臺州,尋找人生發展的起點。1997年6月21日,他們走進了浙江黃巖新華化工廠的大門,開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期間粟成云先生經歷了從車間生產操作工、車間生產班長到車間生產工藝員;工資也從七百多元/月增加到一千多元/月。這一階段,粟成云先生對所在車間生產的廣譜抗菌藥--氧氟沙星的生產工藝進行了適當的改良、優化,有效的提高了生產效率、降低產品成本,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

    1998年9月,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粟成云先生辭去了黃巖新華化工廠的工作,只身來到了浙江臨海興業化工廠,這是華海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的老總陳寶華的家族企業。從事利用海洋甲殼生物的廢殼生產殼聚糖、利用天然植物提取物薯蕷皂素生產雄性激素類藥物的研究工作,參與合作當時風靡全球的男性功能藥物---偉哥的配方驗證工作,期間粟成云先生獨立開發出當時較為流行的女性減肥類藥物--高純度丙酮酸丁酯。

    1999年9月,因太太分娩,粟成云先生辭職離開了臨海興業化工廠,回到老家湖南,陪伴太太和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2000年5月,粟成云先生輾轉來到廣東,進入了廣東南海怡康天然制品有限公司;從事食品天然色素和天然香辛料的提取及應用工作,期間先后對辣椒紅、紫草紅、姜黃、胡蘿卜素、葉綠素等天然色素的提取工藝和產品穩定性進行了廣泛、深入的研究和實驗,在天然色素的提取、提純、復配、應用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2005年初,由于市場供求失衡導致紫草紅色素價格狂漲,粟成云先生憑著自身積累的對紫草紅色素提取經驗,抓住這一商機,于2005年5月辭去工作,毅然自主創業;從此,在天然色素和天然香辛料領域創造出一片新的天地。


    創業史

    2005年對于粟成云先生來說是意義非凡的一個里程碑。在過去七年時間里粟成云先生都是以打工為主,但他的人生并不是就此一陳不變。在心底也有一個聲音一直在警醒著他,要努力讓生活變好,改變自己的生活現狀,并且將自己的父母接到城里生活?!霸浳沂撬麄円詾闃s的驕傲,而后卻成了他放心不下的牽掛”摘自粟成云先生的一篇親筆回憶錄??梢娝男睦镉兄嗝礉饬业募彝ヘ熑胃信c使命感。

    2005年粟成云先生與一位友人一起注冊了“添香齋”開始了創業的第一步。主要生產銷售香辛料和天然色素,同時市場是交由一位姓鐘的先生打理。2007年至2009年發展相對較順利,先后有投資地產行業和娛樂行業以及礦產。但在2009年的時候添香齋出現了瀕臨倒閉的危機,公司一直是交由鐘先生打理,不料鐘先生卻因為身患重癥不治而逝。從未涉足過公司管理運營的粟成云先生此時是遇上了大問題,在困難面前他們束手無策,因為在過去的兩年里一切發展的太順利,導致沒有突發事件的防范與預案。

    2009年,粟成云先生綜合考慮之后當機立斷的選擇將添香齋原有的模式解體,重新成立金陽食品,負責調味料的生產銷售。

    2012年,基于公司的發展擴大,成立了廣州天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統一添香齋、金陽、天旭品牌。至今公司仍在不斷的發展壯大。

    有了添香齋的經歷,粟成云先生在之后的每一次工作中都會多一份經驗教訓,多一份考慮。


    精神理念

    “ 腳踏實地的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是粟成云先生心里所堅持的,他崇尚的是用實力來說話。為人踏實,務實也是他一直遵循的原則。

    短期計劃

    “市場是一個公司的靈魂與血脈,因此加大力度的投身于市場的開發與建設是無可厚非的。

    從另一方面出發,致力于產品的開發與技術的創新,是一家實業公司的根基與精髓之所在。

    在未來的3---5年時間將公司擴大到一定規模是粟成云先生的愿景,也是天旭生物科技的必然發展趨勢。


    精湛的技術

    “鄧小平曾經說過“科學技術是生產力,而且是第一生產力”??梢娂夹g顯得尤為重要,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前提。幸運的是天旭生物不僅有一支專業的技術團隊,還有技術經驗豐富的粟成云先生做為領頭人。他從不怠慢自己的工作,嚴于律己是他一向的工作做風。粟成云先生擅長于天然色素的生產加工工藝,香辛料和復合調味料有專業的技術團隊,即便如此粟成云先生還是嚴格要求每一位工程師嚴謹的對待每一項研究以及在加工生產過程的每一道工藝都需要嚴格把關。每一款產品天旭生物都追求卓越的品質。

    從小就熱愛數理化,尤其是對化學有著濃厚的興趣,在校時就讀于化工工藝專業。畢業后也一直從事與化工相關的工作,尤其是在2000年5月正式接觸天然色素行業粟成云先生將自己所學的知識恰到好處的運用到實踐中。從2000年到2004年年底這四年多的時間里粟成云先生愛上了天然色素,并且有相當豐富的經驗,對于紫草紅色素的研究從沒有停止過,直至現在天旭生物是市場上唯一生產銷售紫草紅色素的公司,歸根結底這是得益于粟成云先生對紫草紅不離不棄的研究以及工藝不斷的更新改良??梢哉f紫草紅如同孩子般從出生到成長乃至現在的爐火純青,這些都離不開粟成云先生的精心呵護。

    從2000年到現在2015年,長達15年的時間里有關天然色素的提取技術經驗豐富,有著深入獨到的見解。原材料的挑選,烘干,或(風干),再到粉碎提取。無論是傳統的溶劑提取和非傳統的超臨界提取,粟成云先生都要求盡可能的保持產品原有的風味,追求自然、健康。始終堅持“學習、突破、責任、感恩”的核心價值觀。

    食品添加劑是一個特殊的行業,它不同于一般的商品,有固定不變的規格參數,不同行業的的客戶對同一款產品的要求會有差異性,甚至是同行業的不同客戶對產品也會存在差異性。對此,粟成云先生可以做到“量身定制”為每一位客戶調配最適合的一款產品,最大程度的做到客戶滿意。貫徹“客戶滿意是我們的最大目標”經營理念。


    社會活動

    社交活動

    推心置腹的談話就是心靈的展示?!獪?卡維林。同心靈契合的人暢所欲言乃人生一大樂事。粟成云先生始終堅持學習,因此經常與大學的食品化工系教授交流,例如暨南大學、華南理工大學、邵陽學院等。他表示每一次的交流研討都是受益匪淺,不斷的讓自己得到提升,同時對于自己的學術心得以及技術方面也是無私的與教授們分享。

    除此之外粟成云先生在工作之余會抽出時間參加管理課程培訓、技術研究培訓、出席行業相關會議等。


    興趣愛好

    看書,是粟成云先生最喜歡做的事情。所謂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它可以引導我們奮力前進,更進一步。多讀好書,會使我們脫離庸俗,脫離無知,走到那里仿佛都有一種屬于書的清香伴隨著我們,書香彌漫。有文化底韻的人,都會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一種高貴的氣質。書籍,它教導我們要腳踏實地,問心無愧地邁向成功。


    個人生活

    粟成云先生的妻子李英,既是粟成云先生的人生伴侶也是他事業上的好幫手,任天旭生物采購部經理。兩人膝下一兒一女,可謂是家庭幸福美滿和諧。在談論到這對兒女的時候粟成云先生臉上露出了溫暖的笑容,并且表示在教育問題上孩子們很自覺、自立,這讓他很是欣慰,同時自己將會尊重孩子的想法。


    人物成就

    2005年成立添香齋,主要生產銷售天然色素與香辛料。

    2009年成立金陽公司,主要生產銷售調味料。

    2012年成立廣州天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統一了添香齋、金陽、天旭品牌。

    至今,天旭生物在粟成云先生的帶領下有聲有色的發展壯大。


    人物評價

    十年耕耘,十年收獲,十年的奮發圖強,從一個新生的企業,迅速茁壯成長。從添香齋到金陽最后成就了今天的天旭生物。

    食品安全,任重道遠,我們將始終保證一如既往的提供健康、安全、放心的食品原料和配料。

    ?
    國標
    查詢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av一区,国产精品v片在线观看不卡,精品亚洲成a人在线观看青青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